岛屿生

小腻文

花瓣是密封信时摘下的,跟这封信一并寄给你。由饱满透红慢慢渐变成淡白,是我最喜欢的姿色。正犹如深情而又清澈的情感,这是我对你的寄托。另外整一束花的神态都如同这片花瓣,叶子繁茂,花身带刺,花瓣也没有半点折痕,你不必揪心。它现在仍然伫立在我住处的小阳台上,像你眼中所希望的那样,百般都是天生地养,经历最美的年华再慢慢逝去,凋零只会显得更珍贵。而我也希望你能将花瓣跟信一同保留着,久久还能成为过往的见证,就不得跟时间耍赖。

但是我也怕你会惋惜,会留着眷念。所以我就特意用香槟色的信纸写,我想花瓣退去的颜色能留在信纸上。

大概我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,去回味当初你述说玫瑰时洋溢喜悦的眼眸。作为你的聆听者,自然就被赋予了呵护你的责任。

可不能止境于此呀,你还私自“赋予”了我交作业的义务。纪念礼物可以免去,情书不能缺席(科科,我真免去试试?)。女生就是喜欢点惊喜,喜欢点浪漫,能理解。同时也表明你的述说渴望得到回应,当然我就不敢怠慢了。

简直草稿码出来的字都仔细斟酌,怕言不达意。毕竟不是文科狗,不能玩弄驾驭起文字。但如果满脑子是你的身影的话,吐露出来的文或许能情真意切些。

作为当初在动漫社同个策划部的我们,关系自然就熟络起来了,一切都还是那么和谐。可有一天我却听闻你在背后对我表示不满,说我丫傻。

当然我不会当众说你,只能自我怀疑谈吐和举止是否出了错。在活动或策划相见时也难掩失落神情。但很快我的意识就转变了,你这傲娇的画风不对。你跟我周围男生相处的氛围都挺好,还敢当面吐槽我,不像是背后搓别人脊梁骨的人。我想世上应该没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吧?

最后我以我二十多年同性相处经历的直觉告诉我,果然还是男生才是值得深交的好朋友,你肯定是厌倦了女生中的复杂,所以投奔男生世界来了。

而我现在回想起当初你一边傲气凌人,一边想引起我注意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。以我当初的榆木脑袋肯定是要气死你哦。

我的世界从未被女生敲门进来过,我一边期望懵懂的爱情一边又不知所措。我很羞愧最终我是通过别人才知晓你心意的,我也很抱歉我是一周后才回应你的。这对我来说就是件天大的事,我得客观梳理下我的主观情感,我认为这肯定比未成年人尝试偷吃禁果更难抉择。稚嫩小生呢瞻前顾后小心翼翼的做下决定。

进展得还算顺利?

我留下装饰精致甜点的透明塑料盒,用七种色彩折纸折成不同玫瑰装饰着,还傻乎乎美其名曰一周礼盒。

我私自筛选少得可冷的单拍和合照去排版成一本纪念册,却被你吐槽这么丑的图片也敢放上去。

第一次现场美团买电影票却买到两天后才上映的电影,一路上一直被吐槽,两天还得邀请你陪同再去看。

对了我妈一直盼着跟你搓搓麻将呢,问你几时有空能去深圳玩。当初我跟她说我交往了把你的照片给她看,她死活不相信,说我是拿网络图片糊弄她。

两年前她多少还是担心我这个傻儿子的,对于向来宅家中只会贴动漫壁纸,入学大计院的一枚码男,怎么就跟爱穿古着,打扮精致的你配对上了。可这么常年累月下来,也就越发觉得顺眼,并没什么不妥。

可最终我们还是疏远了,你跟随着就业大军开始踏入社会,而我留给自己半年时间寒窗苦读,希望一次性取得这计算机大证。其实我自身本是无所谓的,找个小职员工作,剩下时间就沉溺在自我精神世界中,过着繁花似锦的小生活。可当你喜悦的向我分享你的月饼盒,里边装满的都是你的ysl,chanel,mac还有一些我看不懂英文牌子的口红,看着你自诩为小富婆。当你发现网易首发你热爱歌手新歌啦,却哭诉2元购买难倒英雄好汉。当我不能再满足于赠送你浪漫的星空糖,不满足于赠送你高雅的祖玛龙。我慢慢发觉,为自己心爱的人去努力赚钱来的更有意义。

我把你比喻做家猫,那我就是你的猫奴。即使你再怎么嫌弃,我就是喜欢揉捏你的小脑袋,再捋一捋你的毛发。而即使你再怎么高傲,天气转凉时你还是会蜷卧在我腿旁,玩弄着我故意蹭你的手肘。

明天我便会回到熟悉的环境,在周围逗留等待着你下班,背着你那看似重如铅球的单肩包,跟你并肩走在往返的路上。而你会围着我兜兜转转,让我把纪念礼物交出来。我都能猜到,一如既往。


在某段时间相濡以沫

不太文艺的老显:

文/老显


    一直都知道你是谁,但也一直都不知道你究竟是谁。


    你也许知道我是谁,却一直不说想知道我究竟是谁。


    现在好了,两个原本处于平行线的陌生人,在日渐熟悉的交集道路上共同前进不久,又回到各自的线路,好像彼此回归平行。


    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认识了你,陌生的彼此,最开始仅是简单的招呼。


    当招呼变得稀松平常,你我之间两言三语的日子多了,渐渐的,彼此开始掏心掏肺。


    真诚相待,诉以真心,冷得彻骨的夜里,是简单的问候,在阴冷的夜温下,让彼此感到有暖意倍增。


    无所不谈的时光总能让我心安,你我都是向来没有安全感的人,彼此明白片刻的朝夕倾谈是无法填补自身空虚无力之状,奈何你我却总在梦的出发前互诉心声,乐此不疲。


    掏到最后都成了没心没肺,言语很随意,对话很写意。


    明知这是深渊。


    我没有推你,也并不是说是你自己选择跳下去。


    你也没拉我,也并不是说是我自己不想爬上来。


    林林总总,你我终于深陷进去,再也无法自拔。


    你跟我诉说生活中、情感上的痛苦,在看不见的伤口,轻轻地触碰着你的淤青,我为你涂抹膏药,只想帮你减轻苦感,让你明白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
    我向你描述工作中、学习上的辛苦,虽然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力量,只有无力的安慰,却能给我奢侈的能量,让我有动力重新面对困难,继续把压力肩扛。


    深渊里只有你我,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,找不到逃生口,逃不出去,便选择了相依。


    你习惯了与我天马行空的心灵沟通,诸多的不顺慢慢由堵变通。


    我依赖着与你毫无顾忌的思想碰撞,每次都放肆的让小鹿乱撞。


    你已经有了另一半,我还在寻找另一半,你对着我,像对着另一半,我感觉你,觉得你是另一半。


    你的另一半蒙在鼓里,我在鼓外手拿一顶绿帽,你本应在鼓的边缘。


    但,情系你我终汇成一条钢丝线。


    你走在钢丝线上,小心翼翼,你怕自己如此行踪似感情出轨。


    我跟在你的身后,一丝不苟,我怕自己如此动作似给他戴帽。


    就这样,好像你永远驱使在我的前面,也不回头,只想象着我的嘴脸。


    我仍旧紧跟在你的后面,也不超赶,却总想看你一眼。


    暧昧中,暖意再度升温,一天又一天,愈来愈热。


    某晚,夜黑风高,热流汇成风暴,顿时风雨飘摇。


    深渊中,钢丝被莫名的雷狠狠击断


    都摔倒了,你说好痛,觉得我可能也受伤了,我笑笑的对你说,放心,没事,我安然无恙。


    只是,钢丝断了,即使能连上,你说你不敢再走上钢丝,怕万一再断,会摔得更厉害,怕会更心痛。


    我明白,但毕竟我说自己没受伤也是自欺欺人,我只是怕你心痛,所以纵然有伤也说自己不痛。


    既然你没了勇气,我也没了底气,都怕,那就都放弃吧。


    心知肚明,我们都还不是坚强的人,嘴上说想坚强又总懒得让自己坚强。
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再也不能一起走这情感边缘的钢丝了。


    也是天意,你的另一半竟找到了这个深渊,黑暗中,他把你偷偷拉了上去。


    迷迷糊糊,我想不出有什么方法可以挽留你,除了大声呐喊依依不舍的声音,别无他法,只好自己一人在深底挣扎。


    有多愚昧,你不在这里我还在拼命的想办法找你。


    终于,我用力爬出了深渊。


    纵使我会留恋曾经那份一起坚守过的黑暗,那时的彼此互相依迷,但我清楚,此刻,它只能是一份回不去的记忆。


    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中。


    没有了旧暗,要知道却会拥有新光。


    才明白,两个人的相交,不可能永远是一条平行线,总是在时近时远的弧度中,有某段时期相濡以沫,有时只能两忘于江湖。



内心凶狠险恶眼睛也会被染黑,所看到的世界对应内心。


失落时才发现自己多么失败,支撑自己活那么久的原因只有心态?

 


难寻的片段会经过酝酿,消散掉苦滋味,留下的经久不散。

 


午睡发了个梦,醒后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:我以前把包放广州哪了?怎么现在才想起这事?就一直想一直想,后来又睡着了,延续了梦。再醒来后发现:哦!没把包遗漏了,那只是在梦里。

如果我是张未画完的图纸,你是会因为你只是作画人而离开我吗?

已经四年了,越来越迫切,等不下去了,什么慢慢来比较快的都去死吧,我只想做我想做的,追求我渴望的,而不是等着恢复。真不知道前世是灭国了还是被国灭了。

你说要我给你1厘米的身高。我说顺便把1厘米的体重也给你吧,你不乐意了。